玲子亚

自己挖的坑哭着也要填完

总裁大人要离婚

第二章
当许墨回到家时,眉头突然紧紧皱起来了,房间内弥漫着浓郁的百合花香味,如果不是标志过李泽言,估计这会他们家就被人破坏了,李泽言也……
许墨不敢往下想,急忙关了门脱下外衣,准备上楼去找李泽言,然而他刚走到沙发旁就看见了李泽言,李泽言昏睡在沙发上,衣服已经丢在地上,裤子也褪到了脚踝处,身上点点印记和身后还在微微跳动的tiao dan证明李泽言不是刚刚发情,而是已经很久了。
“泽言,泽言,醒醒。”
李泽言被声音叫醒,迷迷糊糊睁开眼。
“许墨……”
李泽言听见许墨的声音缓缓睁开眼睛,见许墨正看着他,嗓子因为缺水声音非常沙哑,许墨倒了杯水把他扶起来让他靠在自己身上。
李泽言喝了些水嗓子舒服多了,许墨吻了吻他的额头,替他整理好衣服,可在许墨刚要碰到他时,李泽言抬手抓住了他。
“许墨,滚。”
李泽言不大的声音传进许墨的耳朵,不知怎的,李泽言觉得自己说这句话时整个人都在颤抖,他害怕许墨真的会离开自己。
然而许墨确实这么做了,他从李泽言手里抽出自己的手,转身离开了。
李泽言听着房门关上的声音,心被狠狠地割开,泪水止不住的滴落在沙发上。

许墨关上房门后并没有离开,而是坐在门口,现在正是春季,虽说天气已经开始回暖,但傍晚还是有些凉。
不一会,屋里传来东西落在地上碎裂的声音,许墨知道,这是李泽言在发脾气,但是他没有起身进去看李泽言有没有受伤。
李泽言还在发情期,没有aplan的安抚他非常难受,然而两人仅仅只隔了一道门,可谁也没有推开。

终于熬过发情期的李泽言又恢复了正常的日常生活,早上起来去买早餐或者不吃,然后到华锐开会,开始一天的工作,晚上时常加班,偶尔头疼胃痛就会想起许墨,可李泽言每次都是拿起手机,又放下。
这么多天来,许墨没有给他主动打过电话,一个也没有,连短信也没有。
深夜,李泽言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里,家里亮着灯,李泽言突然心里一暖,推开家门,许墨正在厨房里做饭,听见开门声,往门口瞥了一眼,然后转过身继续做饭,淡淡道:“回来了。”
“嗯。”
李泽言走过去从身后抱住许墨,把脸埋在他背上贪婪的吮吸着许墨的味道。
“许墨,我们不要冷战了好吗?”
“嗯。”
许墨淡淡的回答到。
李泽言没有多说什么,他不敢深究许墨为何发情期不陪着他,也不敢去问许墨关于他和那个女孩的事。
李泽言经常这样,什么事都憋在心里不说,宁可自己背,自己痛,自己伤,也不会主动说出来。
“好了,饭做好了,去洗手吃饭吧。”
“好。”
李泽言放开许墨转身走向洗漱间,洗手的时候他顺便洗了一下脸,刚刚差一点,就哭出来了。
他想被许墨抱在怀里,靠在他身上,时不时被许墨亲吻一下额头……

晚饭许墨做的很简单,两人面对面坐着,谁都没有说话,只是低头各自吃着各自碗里的饭。
“对了泽言,明天晚上我不在家吃饭了,你自己记得吃饭。”
“你,要去哪里?”
李泽言轻声开口道。
“明天研究所要准备过段时间的演讲,可能最近晚上回来都会很晚。”
明天,很多天,到底要多久,为什么许墨会变成这样,以前哪怕许墨在忙,也不会丢下自己一个人吃饭,为什么现在许墨宁可为了研究,也要丢下自己,难道许墨对自己已经没兴趣了?
许墨吃完饭说了句一会我刷碗就好,我先去洗澡,然后就离开了餐厅,走向二楼。
许墨上楼后,餐厅格外的凄凉,李泽言一个人坐在那里,顿时没了胃口,放下手里的筷子,看着面前的饭菜发起呆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抱歉抱歉,更新晚了,刚考完试目前只码了一丢丢,明天或者晚上补上

评论(6)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