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子亚

自己挖的坑哭着也要填完

总裁大人要离婚

重新发一下,之前排版没注意乱了,重新发一下哈
背景设定:李泽言和许墨有一个儿子,然后这时候你们(对,你们这群许夫人)出现了,和许墨调情(划掉,只是谈合作)被李泽言看见了,晚上李泽言和许墨就吵起来了。
私设私设私设!!!ABO设定,李泽言O许墨A白起A,主许言,微白言,我有cp洁癖,所以白言只是单单的调情,不会有肉体上的关系。
对不起小白起,我不是有意抛弃你的,但我还是觉得李泽言适合做O,你攻了他我没有任何意见。emmmm至于周周,我不想带他玩是因为我觉得他太小了,不适合加入大人的,嗯,你们懂。
短篇或中篇吧,更新随缘(拖出去)
第一章
李泽言今天早早下班去接许小言放幼儿园,因为李泽言忙,有时候会加班,所以一般都是许墨去接,但今天李泽言却和许墨说他去接许小言。三岁的许小言出了幼儿园看见李泽言,立刻跑过去抱住李泽言的腿。李泽言笑笑,将许小言抱起来。
“小言今天有没有乖乖的?”
“有,爹…爹爹,小言有乖乖,的!”
会让李泽言脸上露出笑容的大概只有许墨和许小言了吧,每次面对这俩人,李泽言的笑容非常温柔。许小言坐在李泽言怀里抱着他脖子不撒手,李泽言也不恼,轻轻的抚摸着许小言的头。
“小言,爹爹送你去奶奶家住一段时间好吗?”
“爹爹和爸爸也去吗?”
“爹爹和爸爸不去,我们还有事要忙,所以你在奶奶家等爹爹和爸爸去接你好不好?”
“好!”
李泽言见儿子答应了,便松了一口气,以前要把儿子送回家里,儿子死活也不愿意去,但也不知道家人用了什么办法。许小言这会很轻松的就答应了。
李泽言把许小言交给母亲后便离开了,他现在要回家,他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还要做。李泽言先去花店拿了提前订好的花,然后去souvenin拿做好的布丁,做完这些。李泽言就开着车回家了。
可当李泽言到了家门口后,他看见许墨站在家门口,以为许墨是在等他,可在仔细一看,李泽言攥紧了拳头,迟迟没有下车。
那个女人,今天来找他再给她一次机会的女人,现在正站在自家门前,和许墨,开心的聊着天?许墨还对她笑!?
李泽言非常生气,但又不能上去将人撵走,万一误会了呢?可更让李泽言无法忍受的是许墨居然把自己身上的外套脱下来披在那女孩身上。
李泽言气鼓鼓的拿着东西下了车,经过许墨和那个女孩身边时将手里的东西都扔给许墨,然后就进了屋里。
许墨见状,匆匆结束了话题,然后送走了面前的女孩。
“教授,你的衣服……”
“没事,你先披着回去,过两天送到我研究所就好。”
“好。”
女孩告别了许墨后,许墨就回到了屋里,李泽言没有在客厅,也没有在厨房,许墨放下手里刚刚被李泽言丢过来的东西,一束玫瑰,和布丁。
许墨走到楼上,轻轻推开卧室的门,看见李泽言此刻正躺在床上,裹着被子。
“泽言,你没事吧?”
许墨淡淡开口,见李泽言没有说话,他便走到床边,坐在一旁看着把头埋进被子里的李泽言。
“你又怎么了?悠然是来和我谈合作的,你别乱想,我和她什么都没有。”
“悠然?你什么时候和他这么熟了?名字都直接这么叫?”
“不是,泽言,你误会了,不是你想的那样,我……”
“哦?那是怎样?你厌烦我了,想找个女人过日子?”
“泽言,你在胡说什么呢?”
许墨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床上的李泽言,李泽言也愤愤的盯着许墨。
“是,我胡说,都是我在胡说!”
许墨没在接话,李泽言也是喘着粗气低着头,没去看许墨。就这样两人僵持了许久。许墨叹了口气,俯身抱住李泽言安慰他。
李泽言就是这样,吃醋的样子许墨不是没见过,吃起醋来简直能把家给拆了,而且你越是和他讲道理他就误会的更深。
“泽言,我们先不讨论这个问题了好不好,你要知道,我心里只有你。”
许墨突然靠近李泽言的脸颊,李泽言虽然嘴上说着难听的话,但脸已经红了起来。
许墨在他脸上落下一吻,然后说了句我去做饭就离开了卧室。
这个家里,李泽言和许墨都会做饭,而且两人谁做都一样,虽然李泽言每次都说许墨做的饭不如自己做的好吃,但最后还是吃了很多。
李泽言看着许墨离开的背影,脸上还是红红的,转身钻进被窝里,想着刚刚那个吻,李泽言心里有了些骄傲。
许墨做好饭后准备去叫李泽言下楼来吃,这时电话却响了起来。
许墨走到客厅里拿起手机,看了眼来电人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起来。
李泽言迷迷糊糊的醒过来,摸了摸床的另一边,凉的,哦,可能是去做饭了,他记得自己睡着前许墨说过去做饭。
李泽言睡了一觉并没有觉得浑身得到放松,反而觉得浑身无力。但他现在来不及管这些,因为他现在很想抱住许墨。
李泽言走出卧室下楼时突然脚下失力滑了下去,他虽然抓住了楼梯扶手,但脚还是扭到了。
李泽言刚想开口叫许墨来扶一下自己,却听见客厅里传来许墨打电话的声音,李泽言意识有些迷糊,隐约听见许墨说什么晚上要出去,情急之下,李泽言走进客厅时直直的撞在了沙发上,发出剧烈的响声。
啊,还是压制不住了。
是的,李泽言他的发情期到了,李泽言现在非常难受,浑身都在渴望着。
许墨听到声音回头发现李泽言倒在地上,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百合花味,许墨立刻挂了电话走过去把李泽言抱起来。
“许墨,我…难受…”
李泽言眼里带着泪光看向许墨,许墨抱着他的双臂紧了些,在他额头蹭了蹭,抱着他上楼进了卧室。
“我在,别怕。”
许墨温柔的声音在李泽言耳边响起,李泽言抬起双臂揽住许墨,身体慢慢向许墨靠近。
可是另李泽言没有想到的是,许墨不但没有亲吻他,还从床头拿出一根抑制剂给他缓缓注射下去。
“为……什么……”
李泽言眼里充满了不信与慌乱,然后缓缓闭上双眼。
“乖,好好睡一觉。”

李泽言再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了,他习惯性往身边摸去,没有一点温度,李泽言回忆起昨天许墨的做法,心里凉了一大片。
他不知道为什么许墨会这样做,要是放在以前,许墨一定会好好陪着自己,可这次,他没有。
李泽言起身走进浴室,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委屈又无助,抬手将镜子一拳打碎,震成了好几块,李泽言手上伤口流出鲜血,一滴滴的滴落在洗漱台上。
李泽言没有管手上的伤口,走到楼下,厨房里没有做饭的声音,身边的一切安静及了,李泽言忽然有些害怕。他拿起手机给许墨打过去电话,对面传来的竟是一阵忙音,李泽言感觉心再一次碎裂。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李泽言不知道,他蜷缩在沙发上,他给魏谦发了条短信说他今天不去公司了,然后继续拨打着许墨的电话。
李泽言没有吃早饭,现在他的胃有些疼痛,他轻轻揉着自己的胃部来缓解疼痛,但他现在有些虚弱,浑身越来越燥热,整个人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
“许墨……你在哪里……”
泪水,顺着脸庞滑落,然而心念的那个人,终究没有出现。

评论(5)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