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子亚

自己挖的坑哭着也要填完

总裁大人要离婚

第二章
当许墨回到家时,眉头突然紧紧皱起来了,房间内弥漫着浓郁的百合花香味,如果不是标志过李泽言,估计这会他们家就被人破坏了,李泽言也……
许墨不敢往下想,急忙关了门脱下外衣,准备上楼去找李泽言,然而他刚走到沙发旁就看见了李泽言,李泽言昏睡在沙发上,衣服已经丢在地上,裤子也褪到了脚踝处,身上点点印记和身后还在微微跳动的tiao dan证明李泽言不是刚刚发情,而是已经很久了。
“泽言,泽言,醒醒。”
李泽言被声音叫醒,迷迷糊糊睁开眼。
“许墨……”
李泽言听见许墨的声音缓缓睁开眼睛,见许墨正看着他,嗓子因为缺水声音非常沙哑,许墨倒了杯水把他扶起来让他靠在自己身上。
李泽言喝了些水嗓子舒服多了,许墨吻了吻他的额头,替他整理好衣服,可在许墨刚要碰到他时,李泽言抬手抓住了他。
“许墨,滚。”
李泽言不大的声音传进许墨的耳朵,不知怎的,李泽言觉得自己说这句话时整个人都在颤抖,他害怕许墨真的会离开自己。
然而许墨确实这么做了,他从李泽言手里抽出自己的手,转身离开了。
李泽言听着房门关上的声音,心被狠狠地割开,泪水止不住的滴落在沙发上。

许墨关上房门后并没有离开,而是坐在门口,现在正是春季,虽说天气已经开始回暖,但傍晚还是有些凉。
不一会,屋里传来东西落在地上碎裂的声音,许墨知道,这是李泽言在发脾气,但是他没有起身进去看李泽言有没有受伤。
李泽言还在发情期,没有aplan的安抚他非常难受,然而两人仅仅只隔了一道门,可谁也没有推开。

终于熬过发情期的李泽言又恢复了正常的日常生活,早上起来去买早餐或者不吃,然后到华锐开会,开始一天的工作,晚上时常加班,偶尔头疼胃痛就会想起许墨,可李泽言每次都是拿起手机,又放下。
这么多天来,许墨没有给他主动打过电话,一个也没有,连短信也没有。
深夜,李泽言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里,家里亮着灯,李泽言突然心里一暖,推开家门,许墨正在厨房里做饭,听见开门声,往门口瞥了一眼,然后转过身继续做饭,淡淡道:“回来了。”
“嗯。”
李泽言走过去从身后抱住许墨,把脸埋在他背上贪婪的吮吸着许墨的味道。
“许墨,我们不要冷战了好吗?”
“嗯。”
许墨淡淡的回答到。
李泽言没有多说什么,他不敢深究许墨为何发情期不陪着他,也不敢去问许墨关于他和那个女孩的事。
李泽言经常这样,什么事都憋在心里不说,宁可自己背,自己痛,自己伤,也不会主动说出来。
“好了,饭做好了,去洗手吃饭吧。”
“好。”
李泽言放开许墨转身走向洗漱间,洗手的时候他顺便洗了一下脸,刚刚差一点,就哭出来了。
他想被许墨抱在怀里,靠在他身上,时不时被许墨亲吻一下额头……

晚饭许墨做的很简单,两人面对面坐着,谁都没有说话,只是低头各自吃着各自碗里的饭。
“对了泽言,明天晚上我不在家吃饭了,你自己记得吃饭。”
“你,要去哪里?”
李泽言轻声开口道。
“明天研究所要准备过段时间的演讲,可能最近晚上回来都会很晚。”
明天,很多天,到底要多久,为什么许墨会变成这样,以前哪怕许墨在忙,也不会丢下自己一个人吃饭,为什么现在许墨宁可为了研究,也要丢下自己,难道许墨对自己已经没兴趣了?
许墨吃完饭说了句一会我刷碗就好,我先去洗澡,然后就离开了餐厅,走向二楼。
许墨上楼后,餐厅格外的凄凉,李泽言一个人坐在那里,顿时没了胃口,放下手里的筷子,看着面前的饭菜发起呆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抱歉抱歉,更新晚了,刚考完试目前只码了一丢丢,明天或者晚上补上

总裁大人要离婚

重新发一下,之前排版没注意乱了,重新发一下哈
背景设定:李泽言和许墨有一个儿子,然后这时候你们(对,你们这群许夫人)出现了,和许墨调情(划掉,只是谈合作)被李泽言看见了,晚上李泽言和许墨就吵起来了。
私设私设私设!!!ABO设定,李泽言O许墨A白起A,主许言,微白言,我有cp洁癖,所以白言只是单单的调情,不会有肉体上的关系。
对不起小白起,我不是有意抛弃你的,但我还是觉得李泽言适合做O,你攻了他我没有任何意见。emmmm至于周周,我不想带他玩是因为我觉得他太小了,不适合加入大人的,嗯,你们懂。
短篇或中篇吧,更新随缘(拖出去)
第一章
李泽言今天早早下班去接许小言放幼儿园,因为李泽言忙,有时候会加班,所以一般都是许墨去接,但今天李泽言却和许墨说他去接许小言。三岁的许小言出了幼儿园看见李泽言,立刻跑过去抱住李泽言的腿。李泽言笑笑,将许小言抱起来。
“小言今天有没有乖乖的?”
“有,爹…爹爹,小言有乖乖,的!”
会让李泽言脸上露出笑容的大概只有许墨和许小言了吧,每次面对这俩人,李泽言的笑容非常温柔。许小言坐在李泽言怀里抱着他脖子不撒手,李泽言也不恼,轻轻的抚摸着许小言的头。
“小言,爹爹送你去奶奶家住一段时间好吗?”
“爹爹和爸爸也去吗?”
“爹爹和爸爸不去,我们还有事要忙,所以你在奶奶家等爹爹和爸爸去接你好不好?”
“好!”
李泽言见儿子答应了,便松了一口气,以前要把儿子送回家里,儿子死活也不愿意去,但也不知道家人用了什么办法。许小言这会很轻松的就答应了。
李泽言把许小言交给母亲后便离开了,他现在要回家,他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还要做。李泽言先去花店拿了提前订好的花,然后去souvenin拿做好的布丁,做完这些。李泽言就开着车回家了。
可当李泽言到了家门口后,他看见许墨站在家门口,以为许墨是在等他,可在仔细一看,李泽言攥紧了拳头,迟迟没有下车。
那个女人,今天来找他再给她一次机会的女人,现在正站在自家门前,和许墨,开心的聊着天?许墨还对她笑!?
李泽言非常生气,但又不能上去将人撵走,万一误会了呢?可更让李泽言无法忍受的是许墨居然把自己身上的外套脱下来披在那女孩身上。
李泽言气鼓鼓的拿着东西下了车,经过许墨和那个女孩身边时将手里的东西都扔给许墨,然后就进了屋里。
许墨见状,匆匆结束了话题,然后送走了面前的女孩。
“教授,你的衣服……”
“没事,你先披着回去,过两天送到我研究所就好。”
“好。”
女孩告别了许墨后,许墨就回到了屋里,李泽言没有在客厅,也没有在厨房,许墨放下手里刚刚被李泽言丢过来的东西,一束玫瑰,和布丁。
许墨走到楼上,轻轻推开卧室的门,看见李泽言此刻正躺在床上,裹着被子。
“泽言,你没事吧?”
许墨淡淡开口,见李泽言没有说话,他便走到床边,坐在一旁看着把头埋进被子里的李泽言。
“你又怎么了?悠然是来和我谈合作的,你别乱想,我和她什么都没有。”
“悠然?你什么时候和他这么熟了?名字都直接这么叫?”
“不是,泽言,你误会了,不是你想的那样,我……”
“哦?那是怎样?你厌烦我了,想找个女人过日子?”
“泽言,你在胡说什么呢?”
许墨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床上的李泽言,李泽言也愤愤的盯着许墨。
“是,我胡说,都是我在胡说!”
许墨没在接话,李泽言也是喘着粗气低着头,没去看许墨。就这样两人僵持了许久。许墨叹了口气,俯身抱住李泽言安慰他。
李泽言就是这样,吃醋的样子许墨不是没见过,吃起醋来简直能把家给拆了,而且你越是和他讲道理他就误会的更深。
“泽言,我们先不讨论这个问题了好不好,你要知道,我心里只有你。”
许墨突然靠近李泽言的脸颊,李泽言虽然嘴上说着难听的话,但脸已经红了起来。
许墨在他脸上落下一吻,然后说了句我去做饭就离开了卧室。
这个家里,李泽言和许墨都会做饭,而且两人谁做都一样,虽然李泽言每次都说许墨做的饭不如自己做的好吃,但最后还是吃了很多。
李泽言看着许墨离开的背影,脸上还是红红的,转身钻进被窝里,想着刚刚那个吻,李泽言心里有了些骄傲。
许墨做好饭后准备去叫李泽言下楼来吃,这时电话却响了起来。
许墨走到客厅里拿起手机,看了眼来电人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起来。
李泽言迷迷糊糊的醒过来,摸了摸床的另一边,凉的,哦,可能是去做饭了,他记得自己睡着前许墨说过去做饭。
李泽言睡了一觉并没有觉得浑身得到放松,反而觉得浑身无力。但他现在来不及管这些,因为他现在很想抱住许墨。
李泽言走出卧室下楼时突然脚下失力滑了下去,他虽然抓住了楼梯扶手,但脚还是扭到了。
李泽言刚想开口叫许墨来扶一下自己,却听见客厅里传来许墨打电话的声音,李泽言意识有些迷糊,隐约听见许墨说什么晚上要出去,情急之下,李泽言走进客厅时直直的撞在了沙发上,发出剧烈的响声。
啊,还是压制不住了。
是的,李泽言他的发情期到了,李泽言现在非常难受,浑身都在渴望着。
许墨听到声音回头发现李泽言倒在地上,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百合花味,许墨立刻挂了电话走过去把李泽言抱起来。
“许墨,我…难受…”
李泽言眼里带着泪光看向许墨,许墨抱着他的双臂紧了些,在他额头蹭了蹭,抱着他上楼进了卧室。
“我在,别怕。”
许墨温柔的声音在李泽言耳边响起,李泽言抬起双臂揽住许墨,身体慢慢向许墨靠近。
可是另李泽言没有想到的是,许墨不但没有亲吻他,还从床头拿出一根抑制剂给他缓缓注射下去。
“为……什么……”
李泽言眼里充满了不信与慌乱,然后缓缓闭上双眼。
“乖,好好睡一觉。”

李泽言再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了,他习惯性往身边摸去,没有一点温度,李泽言回忆起昨天许墨的做法,心里凉了一大片。
他不知道为什么许墨会这样做,要是放在以前,许墨一定会好好陪着自己,可这次,他没有。
李泽言起身走进浴室,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委屈又无助,抬手将镜子一拳打碎,震成了好几块,李泽言手上伤口流出鲜血,一滴滴的滴落在洗漱台上。
李泽言没有管手上的伤口,走到楼下,厨房里没有做饭的声音,身边的一切安静及了,李泽言忽然有些害怕。他拿起手机给许墨打过去电话,对面传来的竟是一阵忙音,李泽言感觉心再一次碎裂。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李泽言不知道,他蜷缩在沙发上,他给魏谦发了条短信说他今天不去公司了,然后继续拨打着许墨的电话。
李泽言没有吃早饭,现在他的胃有些疼痛,他轻轻揉着自己的胃部来缓解疼痛,但他现在有些虚弱,浑身越来越燥热,整个人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
“许墨……你在哪里……”
泪水,顺着脸庞滑落,然而心念的那个人,终究没有出现。

吸血鬼的恶趣味

诸葛亮从来都不知道,在他昏迷的那段日子里,赵云每天都守在他的身边。

“节哀顺变吧……”
诸葛亮一个人撑着伞看着面前的墓碑上的人,
赵云……吗……他……是谁?

“小亮亮,这次任务别太勉强自己,你的伤还没好,如果实在不行就放弃,以后我们还有机会能把那座岛屿抢回来。”
“放心吧,我会成功的。”
诸葛亮坚定的语气让刘备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如果不是突然接到的消息,诸葛亮也不会这么着急从病床上起来。
“我出发了,等我胜利归来。”
“好,一路平安。”
诸葛亮踏上属于自己的那艘战舰,上一次,上一次他是和赵云一起走进那艘战舰的,可现在,身边却没了赵云的身影。

回忆……
“指挥官,对面的战舰数量越来越多了,我们怕是出不去了。”
诸葛亮看着屏幕上越来越多的危险信号出现,操作机器的双手突然有些慌乱。
“阿亮,我来引来他们。”
赵云抓住诸葛亮颤抖的手臂,随即在屏幕上输入五分钟后开启舱门的指令。
“你疯了!”
“如果我不去引来他们,你们很不出不去。”
“那为什么非要是你去啊!你知不知道他们究竟有多少人,他们……”
赵云搂住诸葛亮并吻住他的双唇,诸葛亮急促的呼吸缓缓平静下来,赵云将诸葛亮紧紧搂进怀里。
“相信我,我会平安回来的。”
赵云说完后就放开诸葛亮准备离开指挥室,走到门口时,他突然停下了脚步,背对着诸葛亮轻声道:“如果我活着回来,诸葛亮,你可以嫁给我吗?”
没等诸葛亮说出答案,赵云就已经离开了,诸葛亮想要跑过去追上他,可他现在不能离开指挥室,他必须要带领大家离开这里,不能浪费赵云为他们争取来的机会。
诸葛亮见赵云驾驶着引擎之心缓缓飞向敌军中心,立刻操纵起战舰向另一个方向飞行。

赵云,你要活着回来。

飞行了大约半秒的时间,诸葛亮发现不对劲,战舰开始操作不了了。

导弹发射倒计时开始……

导弹?方向?

不!!!诸葛亮疯了一样的操作战舰,但战舰依旧没有反应。看来赵云已经做好了与敌人同归于尽的打算了。
诸葛亮绝望的闭上双眼,他现在非常难受,他如果早一点知道赵云的想法,他一定不会让赵云去,可现在,一切都太晚了。
让诸葛亮没有想到的是,在导弹引起的震动结束后,又一次强烈的震动突然袭来。
诸葛亮通过屏幕发现一枚来自敌军的导弹击中了诸葛亮的战舰,但战舰没有炸裂,黑烟中,诸葛亮看见了,引擎之心,赵云,被震的四分五裂。
诸葛亮两眼突然失去了光芒,眼睛一闭晕倒在地。

诸葛亮再次醒来时已经是在陆地上了,刘备坐在一旁,身边还有孙尚香,吕布,貂蝉,韩信……

赵云呢?赵云,赵云!

诸葛亮大声喊着赵云的名字,但他突然发现,自己的声音……

诸葛亮,你的耳膜因为受到分贝过大的声音影响,你现在暂时听不见声音。

刘备在纸上写下说的话然后递给诸葛亮,诸葛亮并没有立即问自己什么时候可以听见声音,而是在纸上一遍又一遍写着赵云的名字。

赵云他……抱歉,我们没有找到他,但是我们解析了引擎之心的残片,可以确定的是赵云没有死亡。

看到赵云没有死亡,诸葛亮才算平静下来。赵云,我一定会找到你的,诸葛亮在心里默默说到。

现在……
诸葛亮成功让战舰升空,然后在原地转了一圈便全速向着目的地前进。

长城守卫军首领花木兰给刘备发来消息,说在某岛屿感应到了引擎之心的信号,刘备回复说立刻派人去探察。
刘备回复完消息后转过身就见诸葛亮站在门口。
不等诸葛亮开口,刘备便说:“我可以允许你去,但是那座岛屿现在还在争夺中,敌军不止一波,会有很多。”
“我知道。”
“哎,那你去吧,但如果没找到他,离开那里。我让韩信和吕布和你一同去。”
“好。”

战舰到达那座岛屿后,诸葛亮第一个下了战舰,还没等韩信和吕布的战舰落地,诸葛亮就不见了人。韩信和吕布相互看了彼此一眼,便转身各忙各的去了。
诸葛亮在平地上飞快的奔跑着,手里的探测仪显示里引擎之心越来越近。诸葛亮现在难以压制自己激动的心情,马上就可以见到日思夜想的他了。但当诸葛亮抵达引擎之心身边的时候,诸葛亮傻眼了。
原本的平地被引擎之心的坠落砸出一个大坑,大坑中间引擎之心散落的到处都是,而且……
赵云不再引擎之心里!
诸葛亮感觉希望再次消失了,赵云不在引擎之心里,拿他能去哪里?没有任何保护自己一个人在这座充满危险的岛屿上呆着,诸葛亮想想就害怕。他走到引擎之心旁边,简单检查了一下引擎之心的系统,可诸葛亮还没得到想要的结果时,诸葛亮就被人打晕了过去。

“韩信,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李……白?”
韩信听见有人叫自己,转身回过头就看见多日不见的李白站在那里,韩信有些激动,当他想走过去拥抱李白的时候,李白突然兽化,露出锋利的爪子和尖牙。
“李白,你怎么了?我是韩信啊。”
“你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你知道了什么?”
“我来这的目的?我们是来陪诸葛亮找赵云的,因为我们检测到这里有引擎之心的信号,所以……”
“他不在这。”
“什么?”
李白缓缓变回人形,淡淡说道。
“我去查看过,赵云不在这里,我劝你们赶紧离开,不然死了我可不给你们收尸。”
李白说完就要走,韩信却更快一秒的跑过去抓住了他。
“李白,别走,我求你了,你不要再抛下我一人。”
“抱歉,我有我的事要做,等我做完了,我会去找你。”
李白挣脱开韩信抓住自己的手,纵深一跃,跑进了树丛里。
韩信看着李白离自己越来越远,虽然心里有一万个不舍,但他也不敢强行将李白带走,毕竟,他们还不是伴侣。

诸葛亮被一盆冷水唤醒,诸葛亮猛的睁开眼,发现自己被吊在半空,面前坐着一个人,刚刚给自己泼水的人站在自己身旁,正微笑着看着自己。
“我看你睡的挺香的,不忍叫醒你,但你在睡下去天就要黑了。”
“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很快就会被我杀掉。”
“你要杀我?为什么?”
“因为……”

诸葛亮感觉自己做了一场梦,一场让他不愿意醒来的梦。

房间的门忽然被打开,兽化的李白向着那个人猛的扑上去,但那人轻轻一抬手,李白就被那人打伤了,李白挣扎的站起来,继续发动进攻。诸葛亮看着李白的体力急速下降,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大声喊着让李白离开,别管自己。
但李白似乎没听到一般,继续向那人攻击。

“砰!”

一枚子弹穿透玻璃窗,击中了那人的肩膀,那人回头对着子弹飞来的方向发出攻击,李白乘机扑上去咬住那人的脖子,那人吃痛的转身将一根针扎进李白身体里,然后邪魅一笑,昏倒在地。
很快,韩信一行人就带着手下抵达了这里,韩信见李白浑身伤口,立刻跑上前去查看,吕布则去看住那个袭击的人。诸葛亮被人解开锁链后也急忙去查看李白。
诸葛亮见李白一直昏迷,并且没有变回人形,心里暗叫不好。
这地方没有医疗地,扁鹊也没有跟着来……

“他会死。”
谁?!诸葛亮听见一个声音在说话。
“阿亮,是我。”
赵云,你在哪里?
“很抱歉我没能活着回来,对不起。”
你现在在哪里?我去找你。
“你找不到我的,当敌人把导弹打向你的战舰时,我虽然挡住了导弹,但敌人还是很多,于是我启动了引爆系统。”
所以……我当时醒来后会暂时失聪吗?
“阿亮,我爱你,你要好好活下去。”
赵云的声音戛然而止,诸葛亮感觉脑袋像爆炸一般,头猛的痛起来。

“后来呢?诸葛亮叔叔有没有好起来?”
“后来啊,诸葛亮就陷入了昏迷,在他昏迷的时候,赵云回来了,但赵云因为当时启动引爆系统,虽然活了下来,但整个人却如同瘫痪一般。”

赵云出现在众人面前时,所有人都吓了一跳。浑身布满了白色绷带,脑袋不如以前灵活了,说句话也要说很久。
赵云跟着众人一同回到了熟悉的城市,诸葛亮和李白被带去治疗,赵云也被带去检查。
赵云没有大碍,能活下来已经是个奇迹了。李白被注射的药物扁鹊也不知道是什么,但李白各项指标都在急速下降,可能,真的没有多少时日了。而诸葛亮的情况非常不好,诸葛亮一直昏迷不醒,再这样下去,可能,会一直沉睡下去。

诸葛亮沉睡期间,赵云一直在他身边守着,赵云嘴里一直在重复着一个名字,耐心仔细的听完后,才知道他一直在叫阿亮。

“那赵云叔叔真的去世了吗?”
“没有哦,他虽然在诸葛亮醒来后就不见了,但我们都知道,他肯定在诸葛亮身边陪着他。”
“李白,今天感觉怎么样?”
韩信把水杯递给李白,坐在他身边给他掖了掖被子,又试了试他的体温。
“我没事啦,别那么紧张。”
“好啊,那我不管你了。”
“没有没有,开玩笑了,要重言抱抱。”
韩信一把搂过李白,将人紧紧抱在怀里。
“爸爸,我也要抱抱。”
“好,也抱抱我们的韩小白。”

“所以,你当时给李白打错了,对吧?”
“哎呀,那是个意外了,我当时以为那个对李白不会有作用的。”
张良看着面前这个四处打滚的人,无奈的摇了摇头。
不死之身,帮赵云挡了一下导弹的威力,给李白打了改变体质的药,干扰诸葛亮的脑电波让诸葛亮长期昏睡。
哎,这就是吸血鬼的恶趣味吗?

脑子里蹦出来的一个梗,下章有重头戏,但什么时候更新不知道,因为我没研究明白图文转换备忘录是如何做到的,恩,我太笨。微博也会更新。

L?FE:

燕麦香蕉华夫饼

你心里想了好久的那个华夫饼机,准备下手吗?

食材 661kal /3个(直径8cm左右)

  • 香蕉 1根

  • 燕麦粉 110g

  • 鸡蛋 1个

  • 泡打粉 3g

  • 脱脂牛奶 20g

  • 酸奶 20g+20g

  • 草莓蓝莓若干(装饰用)

 做法

  1. 将香蕉、燕麦粉、鸡蛋、泡打粉、脱脂牛奶和20g酸奶搅拌成有流动性的糊

  2. 华夫饼机预热,舀入拌好的糊,每个2分钟左右(无油,不适宜太久)

  3. 浇上剩下的20g酸奶和水果,完成

 注意

—甜度较低,饼身较扎实,建议配好酸奶和水果,口感比较清新健康;

—也可以加入20g健康类的糖粉调节甜味;

—如果不小心略焦了,浇上枫糖浆,别有风味


我不疼你谁疼你❤️❤️❤️

你那可爱的睡颜

清明雨纷纷,桃花胜人红